泪目 白衣天使战疫感人瞬间

泪目 白衣天使战疫感人瞬间

中国日报网2月19日电(王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据17日数据,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军队系统已经派出3万余名医务人员支持湖北。

医生护士上班后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去卫生间。

大家工作前不喝水,吃点高热量的,穿上纸尿裤。

穿着防护服非常难受,会痒,老想去抓,但穿防护服时绝不能做这个动作,要忍着。

时间长了,鼻梁上、身上可能会有皮肤病、压创,甚至血痕……

这就是一线医护人员真实的工作状态。

疫情面前,医护人员们凭着一腔热血和高尚的职业道德,在一线与病毒勇敢搏斗,这让我们常常忘了,白衣之下也不过是普通人的血肉之躯。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精神和力量更值得我们崇敬。

这双红肿的手,一天要洗300次

对医护人员来说,洗手是一门学问,更是一种责任,特殊时期,尤为如此。

配置输液剂前洗手,输液前洗手,更换液体后手消,进出病房接触患者周围物品、门把手后手消,整个过程至少需要倒腾8次……

自1月19日以来,在每天多达300次的洗手、手消中,浙江省金华市磐安县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杨晶艳的双手正如图片上那样,变得又红又肿,吃饭时连拿筷子都吃力。

在大灾面前,背起使命负重前行

画面中扛着铁皮柜的姑娘是湖北省肿瘤医院支援雷神山医院的医疗队员朱亚。2月10日,在搬运物资的过程中,考虑到其他同事前一天凌晨收治病人已经整整26个小时没休息,朱亚二话不说背上40多斤的柜子,迈着沉重的步子开始往外走。这个瞬间被正准备打电话求助的搭档拍下,网友称赞她“中国最美的搬运工”,“大灾面前,背起使命负重前行”。

总想能再做点什么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肖汉是一名武汉籍医生,战“疫”开始后到武汉协和医院支援。2月6日,在回忆一位重症患者的救治过程时他哭了,他说,这位母亲病房隔壁就是同样患病的女儿。

面对残酷的疫情,他说,“总想能再做点什么”,“我们是不是多少能多做点东西”。

剪发出征,支援武汉

出生于1976年的吴春燕是杭州市中医院一名护士,曾参加非典、禽流感的护理工作,2020年1月25日一早,她剪掉长发出征支援武汉。她说这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方舱医院中最美的新疆舞

近日,在武汉的方舱医院,来自新疆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医务工作者巴哈古丽穿着笨拙的防护服带领患者跳“麦西来甫”“黑走马”。

有网友称,患者们得知医护人员是新疆来的,纷纷要求她教新疆舞,没想到真的安排上了。

医护人员希望用舞蹈来调节轻症患者的情绪,缓解他们的焦虑。但在厚厚的防护服下,医护人员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

我不能送你了,一路走好

2月11日下午,火神山医院护士吴亚玲的母亲突发主动脉夹层破裂,在云南昆明去世。得知这个消息,吴亚玲泪如雨下,朝着家的方向三鞠躬,表达对母亲的怀念。“我不能送你了,一路走好。”平复心情后,她又投入了工作。

网友说,特殊的时候,忠孝两难全。

上了一个对时(24小时)

一段来自甘肃的方舱“守夜人”的视频,展示了甘肃省人民医院的援鄂护理团队在凌晨4时许结束工作、乘车返回宾馆的视频。

元宵节当晚,他们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今天是我们班组进舱第一个夜班正式结束,现在回酒店的路上,大家心态都很好,现在还是热情高涨的”,“上了一个对时(24小时)”,“咱们回去就可以直接吃早餐啦……”

看我站在那里,病人心安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护士郭琴此前在工作中被感染新冠肺炎,康复后,她又回到岗位上工作。在被问到为什么不害怕时,她说:“其实,我心里怕极了,但我那么多同事都在医院忙得昏天黑地,我在外面待不住。”

“看我站在那里,病人心安。”郭琴在自己躺过的隔离病床前,护理新的病人,“我的出现,即使不说什么,也是鼓励。”

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你多大了?”“97年的。”“过来害怕不?”“刚来的时候害怕,过来看到这种局面,反而不害怕了。”这是广东医疗队22岁的护士朱海秀的回答。她还说,不想对着镜头向父母报平安,因为“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责编:俞镜淇